只用一辆车,我们游遍中国 | 珠峰行,你会更爱这个世界(连载第十期)



老先生日记——珠峰行

9月2日   天气:冷啊 

小编:三三

前方路漫漫


9月2日,环游中国自驾之旅的第64天,因有了珠峰之行,而注定成为我们旅行生活中不平凡的一天。

 


早上5点30分,天还未亮,好在宾馆一直有电(靠的是宾馆自发电),我们没有摸着黑起床。按照睡前计划好的,咱妈带着我去外面转转,咱爸则把车上多余的行李卸进房间,好让“虎子”轻装上阵。

 

从宾馆驶出定日县城约8公里,在公安检查站验完身份证、边防证、行驶证后,又沿G318国道前行了5公里,借着车灯看到路边一块写有“珠穆朗玛峰”字样的指示牌,其正对着的便是珠峰路。这是一条早已刻在许多人心里的梦想之路,也是今天引领我们去约会第三极的神秘之路。

 


拐向珠峰路3、4公里,第一次验过进山门票后,天已微微放亮。咱妈特意问了路况,听说和方才走过的差不多,咱爸心情大好,因为刚拐上珠峰路时就觉得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差,更没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但谁也没想到,我们高兴的太早了。

 

天已大亮,虽然太阳还躲在云层后面,但眼前的路已一清二楚,我们首先要翻过的是加乌拉山。上山的路虽不太陡,却很窄,最宽处也仅容两辆车相错通过。整条路都盘山而建,一侧是山体,另一侧或是漫坡或是悬崖,而边上的护栏也时有时无。路面比刚进山时变得复杂了,横向的凸棱有一拃宽,一条一条排在一起,车走在上面一颠一颠的,如筛糠一般(直到现在,我们都在猜这土棱是怎么来的)。

 


在一段一段“挫板路”之间,我们还得经历另一种考验。由于开路时是就地取材,所以路面上还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石块,有的半陷在土中,有的干脆直接立在路上,更增加了行路的难度。为免尖石刺破车胎,同时防止高处蹭到底盘,我们不得不紧盯着眼前的路面,边观察边考虑走向,咱爸手中的方向盘也跟着左右转动,驾驭着“虎子”忽左忽右地突围着,速度极慢,充其量每小时不到20公里。

 

再往后,路上又出现了水坑,不大也不深,但对于本已难行的路面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坑大概是各种车轮日久辗压而成,水则来自近日的连续降雨,不过令我们稍稍宽慰的是没有形成泥泞,否则车打起滑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虎子”在石块和水坑中艰难、谨慎地行着,上下起伏,就像一叶扁舟在大海中无助地逐流。此刻,我们的心情也如车一样,忽上忽下悬在半空,不知道下一秒等待我们的是“车踏实地”,还是“咣”的一声爆胎或拖底。

 

“虎子”是自动档,咱爸开车时左脚虽不用踩离合,但能感觉到也在用力,甚至有些僵硬了,只有路况稍有缓和时,才想起挪动一下,放松放松。就这样,车左盘右旋、上下摇摆了40多公里后到达了加乌拉山顶。

 


站在海拔5000多米的山口平台处,加乌拉山另一侧的景观登时呈现在眼前。一团一团的云雾把山、路、车、人都罩在一起。在雾气之上还若隐若现着几座不知名字的雪山,如同仙境。我们哪里还记着上山时的紧张和忐忑,早已忘情地投入其中,欣赏,拍照。虽然没有像当地人介绍的那样,在平台看到远处包括珠峰在内的五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山,我们同样兴奋不已。这种兴奋既来自眼前美景的刺激,又来自“只要前行,必有大美”的鼓舞。

 

继续前行


过了山口,遇到两个骑自行车的驴友,告诉咱爸这儿距珠峰大本营还有60公里,来不及多想,我们继续前行,仍然是一路颠簸、一路摇晃。在部分路段,山上的流水把路基撕开个大口子,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不堪重负而滑落。在折弯处,路面内低外高,为免拖底,“虎子”只能择高而行,倾斜而过,让人觉得再高一点就有翻覆的危险了。不过同上山时相比,我们在无奈的同时,可以远观连绵的大山,指点天窗外的浮云,还可俯视山间的民居和农田。藏民白色的住房和黄色的作物及绿色的田梗点缀在带些青色的大山之间,显得异常静谧和秀美。

 


的路同样难行,挫板路、水毁路、砂石路交替折磨着我们,也考验着“虎子”。70公里路段过后,大大小小的石子几乎占满了整个路面,车子抻着我们的五脏六腑一同“蹿腾”着。一位骑摩托车路过的藏民,迎着我们目无表情地摇摇头,好像在说:这不是你们走的路!

 

已是午后,不知何时,咱爸和咱妈都默不作声了,我想起临行前宾馆老板说的“那就不是路”的话,心里有些担心。咱爸手里握着不住抖动的方向盘,挺着有些麻木的坐姿,看着没有尽头的“烂”路,估计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只有轮胎“咯噔、咯噔”撞击路面的声音了。

 

沉寂之中,一股恐惧瞬间袭上我们的心头。这颠簸混着灰暗的天气,就像梦魇一般氤氲在我们周围,产生了莫名的不安,我们一时如同在街头与家长走失的小孩子,不知所措,咱妈甚至有了调头的打算,咱爸也一片茫然,但脚下还是机械地给“虎子”加着油,因为我们内心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这次珠峰之旅,但却又不得不与眼前的现实纠结着、斗争着。

 

这种压抑的气氛在80公里处被我们扭转过来,几个从对向开着越野车过来的河南游客告诉我们剩下的30公里会更难走,但若现在放弃,就太可惜了!我们冷静下来,分析一下行程和时间,测算到天黑前会翻回加乌拉山口,并走完一多半下山的路。于是我们又寻回刚出发时的激情,指挥着“虎子”躲闪腾挪,越过一个又一个坎坷。

 


离珠峰大本营愈来愈近了,但路也越来越窄了。不知何时从山上滚落的大石头就堆在路边,像在冲我们示威。路上的水坑也由小变大了,不知深浅,好几次需一人下车引导才行。想着就在眼前的圣地,我们已把过沟跨坎当成了一件平常事、一件乐事了。

 

车行100公里时,周围出现了雪山,甚至能感觉到有雪粒吹进车内,而路边也出现了由山上积雪融化汇流而成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我们知道:珠峰不远了!

 

当时仪表盘显示外面的气温只有零上6度,可咱爸还是打开了所有车窗。与雪山如此接近,让我们不禁“怦怦”心跳起来,既有对身边雪山的敬慕,又有对期待许久的珠峰的仰慕。在珠峰桥前验了第二次门票,再拐个弯,过了绒布寺,就到了珠峰大本营,这是允许车辆能开到离珠峰最近的地方了。里程表显示我们全程跑了114公里,用时7个多小时,而平均时速只有16公里。

 


咱爸停好车,赶紧拿出相机去寻珠峰的尊容,要知道咱爸小学时就懂得它是中国人的骄傲,青年时又是憧憬的圣洁之所,如今已说不清它承载着我们多少向往和希望!营区里的藏民朋友却指着我们正前方的浓雾说:“那里,再往前走也看不到的。”

 


面对前方白蒙蒙的一片,咱爸和咱妈不知为何没像其它人有太多的失落,感觉像是来拜访一位老朋友,凑巧不在,但欣赏了一路风景也不觉遗憾!在营地中间红旗处,我们特意给“虎子”拍照留了念。

 

不一样的返程路


因时间关系,我们停留了半小时就决定返程了。一样的路,不一样的心情,我们已没有丝毫的担心和忧虑,咱爸甚至还拿路况开起玩笑来。对面又有气势汹汹的越野车驶来,看着司机不解和惊讶的表情,我们在心里大声说:是的,我们,开小车一样上得来!

 

带着这份轻松和骄傲,路好像也比来时好走了,就连久违的太阳也探出头来,把前方照得一片光亮,而且在我们接近加乌拉山口时,居然还扯去了珠峰神秘的面纱,让我们惊喜地欢呼起来,就连平台上的藏民也连称我们好幸运!




天暗下来,我们还在下山的路上,不过距定日县城也就20公里了。在落日的余晖中,远方的雪山和云朵显得格外迷人,咱爸贪婪地摁着快门,恨不得把所有美景都搬回家去。

 

天全黑了,“虎子”载着我们驶回宾馆,又停到早上出发时的位置,只是身上多了一层征尘,咱妈由衷地说:虎子好样的,你是我们的骄傲!

 

珠峰之行,让它在我们心中更加真实、更加圣洁!带给我们不仅是视觉上的享受,更是心灵上的冲击,还有生活上的感悟!去珠峰前,有人说路没法走,也有人说路好走的很,其实这都是别人的看法,如小马过河和盲人摸象。假如我们只听一面,将会踌躇止步或莽撞前行,那样就不会看到最美的景色,得到最大的收获。唯有认真对待,用心准备,才不会偏离你理想的轨道,从而得到你想要的生活。也只有在这“真”的过程中,你才会感悟到生活中的真爱!而真爱不正是我们生活中缺乏和追求的吗?在今后的旅程甚是生活中,我们还会不止一次遇到这样的选择,最直接的态度就是知道想要的,选择最真的!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内容略有改动


——END——


《汽车通讯社》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对不遵守本声明、恶意使用、不当转载引用《汽车通讯社》原创文章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